倾覆天下

这里倾覆💗主文手辅画手(没一样好)
主混狐妖 汉服娘也是垃圾cv 很高兴认识您!请勾搭我吧呜呜!
文风垃圾画风不定 是怪人一枚2333……

月红番外【岁岁年年】

【贰.朝夕】
第五年的年头上 东方月初终于把红红的喜好全部摸了个清楚.
第五年 那一年的春天 是极美的.
风回小院庭芜绿 柳眼春相续
东方月初的院子里啊 当真是鸡飞狗跳.
没人生来就识厨灶 东方月初也一样
但作为红红眼里“不一样”的孩子
他的聪慧程度 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自打心里有了给他的妖仙姐姐送便当的计划 除了每日钻研法术 他做的最多的业余爱好 就是 烹饪.
彼时虚岁还凑不上两位数的小娃娃 切菜难免切到手指 也时常让油锅溅了衣服.
不过这个娃娃的执着的确可见一斑.
待年岁终于跨过十岁的门槛 少年郎的厨技 却已经当得起一声称赞了.
此时的东方月初搬了小板凳坐在灶台前 专心致志地刻着胡萝卜
手心大的半截红胡萝卜 随着刀尖蜿蜒出花瓣 在他的指尖绽放.
刻罢 少年郎满意地举起那朵花 花瓣间的水珠滑落下来 啪嗒一声溅开了午前的阳光.
而因为一个上午不见他所以特意来叫他去吃饭的红红 正巧在门外撞见了这一幕.
映阶碧草自春色 而少年郎的笑 比那春色更胜三分.
看着少年郎小心翼翼地摆好便当 看着少年郎小心翼翼地将胡萝卜花也放了上去.
红红不觉好笑 不知该不该提醒他她今天并不去巡城.
当是时 “二货”这两个字不知怎么 滑出她的唇齿 惊了她一跳.
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两个字?
不过……这称呼同他
倒蛮相称的.
少年欢欢喜喜地扣上便当盒 擦着汗松了一口气
唔 终于及时赶上了 妖仙姐姐中午的便当
也不知道今天的妖仙姐姐……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隔叶黄鹂空好音 少年郎的心里 比那只黄鹂更欢喜.
……
春日游 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 足风流
他笑起来啊
真的好看.
……
……
……
十五岁.
在涂山度过了七年安稳的日子 少年郎已经能熟练地从红红眼皮底下逃脱 晓得在容容有所行动的时候及时讨好 甚至……真的同雅雅打起来的时候 他也不是那么占下风了.
好雨知时节 在雅雅出红线仙任务 容容又恰巧去碧鉴湖学医的时候……涂山 淅淅沥沥地落了第一场雨.
第一场雨 东方月初撑着下巴在湖心的亭子里百般聊赖.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杏花雨有幸沾了少女的衣角 杨柳风抚过浅红罗衫.
少年郎坐了坐直.
少女穿过雨幕而来 默默在他对面坐下.
【雅儿和容容都不在.】
“嗯……”
【下棋吗?】
东方月初这才注意到他的身前其实有副棋盘.
于是 偌大涂山被雨声埋没成一片寂静空灵 二人相对而坐 棋子在木制棋盘上敲打出清脆的响声.
亭外 海棠不惜胭脂色 独立蒙蒙细雨中.
少年执起黑子 又吃掉了她一颗.
少女的棋技着实算不上精妙 半局下来早已溃不成军 接着这局棋恐怕也挽不回局面 索性便随便下了.
而少年本来步步为营 赢她不过是时间问题 却偏生突然落错了一子 几回合下来 只能转攻为守.
白进 黑退 成了奇异的局面.
落下最后一子 少年面带微笑.
“平了.”
少女看着眼前的棋盘 眸色一瞬间变换万千.
【你 故意让我.】
而少年一脸作死的笑容
“让你三分好了.”
话音刚落 头上平地拔起一座山丘.
少女放下拳头 敛了敛眸中鲜红.
【一局棋而已 有何输不起?让了我反倒无趣 真是……二货.】
少年一愣 随即抬眸看她.
细雨游丝 跳动在她眼底 漾起一汪春色 吹拂过杨柳岸堤.
二货啊……
他笑.
……
她不知他说的让她三分 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 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