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覆天下

这里倾覆💗主文手辅画手(没一样好)
主混狐妖 汉服娘也是垃圾cv 很高兴认识您!请勾搭我吧呜呜!
文风垃圾画风不定 是怪人一枚2333……

月红番外 【光/light】

*后面有糖警告
*红红视角
*最后有彩蛋
……
……
……





他是她亲手放走的一道光。

她的生命里不是没有光亮,她的父母早逝,于是照顾两个妹妹就成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事。
原本,理所当然地无可替代。

小姑娘们无一不幻想过自己的盖世英雄,只因为她装得成熟,似乎是有条不紊地把作为长姐的事物全部安排妥当,就从来没人关注过她心里身为少女的点滴情怀。
当时秋色长河水,落霞璀璨雁南飞,少女的窗不是为了眺望故人,而是心里未见模样的盖世英雄。
这个美好的不见边际的梦,在少女的心里没能顺利开花结果,就在她的十四岁上头永远地夭折了。

她的手第一次沾上鲜血,却是来自她的恩人。
她彼时还很脆弱的少女的心在那一刻被震撼,过往的种种在那一刻被彻底颠覆,于是她不再是她,因她的生命背负起了他人的阴影,就不再只属于她一个人。
人们说真正的成长从来都是无声而迅速的,承受巨大的痛苦后,过往的自己永远死去,连同曾经埋藏在心底的所有隐晦的梦,留下躯壳在残喘中重生。
所以真正的成长不能祭奠,也无从祭奠。

她活着回了涂山,却跟死了没有任何区别。
那一天开始,她从未有过完整的睡眠。
她依然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这样人们便看得见她白昼的光鲜。
可夜深人不寐,她听得见自己的心被另一个人的影子噬咬,却已无痛觉。
只有她自己清楚,如此明媚的年纪,无法阻止的,却是躯壳之下一日一日地渐渐腐烂凋零。

她不流泪,所以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内心伤悲,所有人都只道她心冷酷,不解人意罢了。
从此,她的生命里不再有光。她将自己束缚在难言的过往里,任由自己成为别人完成梦想的机械。

几百年的时光悄然流逝,她的痛苦在时光的慰贴下不再突兀,除了依然夜不能寐,她已和其它冷淡的人没什么区别。
但他出现了。
他是她生命里所有的预料之外,起初她并不在意,因他只是个小男孩。
可迟到的鸟儿要回家,小男孩终也要长大。
他带着她所能想到的所有美好长大,同样父母早亡的心丝毫没有被污渍沾染。
他像一个明亮的发光体,在她的生命中尽情散发出她无法羡慕的光亮和热。
尽管她把那归于天真。
但她不自禁地想要保护。尽管她的大脑在提醒她应当适时地对他残忍,但她的心在努力维护他的涉世不深。
就像所有人都会忍不住渴求温暖和美好,她也一样。

但他对她是特别的,不仅因为他身上所有诱人的美好,更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触碰到她冰凉的外壳之后,还依然选择去温暖她的人。
所以她沉默不言,无数个夜晚的辗转思量后,她决定逼他放弃。
这不是容易做出的决定,可她选择把自己心里唯一的光源亲手掐灭。
他不是盖世英雄,所以也不会是她的盖世英雄。
她在那一刻前所未有的笃定,毫不迟疑地将自己后半生的所有选择权都交给独自一人。

她的想法的确奏效,那一天之后,她再没看见过那个男孩。
她不去问他去了哪里。涂山的秋夜如此黯然,高悬明月孤寒,她知道有人和她一样不寐。

可她没有想过的是,他因此要离开。
十八岁的男孩已经不适合再被称为男孩,那个她照料了十年的男孩抬起他的手指向她,索要的却是离开。
她承认她在那一刻甚至想杀了他。
但那仅仅是一瞬间的想法,他不会知道她究竟为何在七夕这一天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而身上不是悼念的苍白。
可他要离开。
她试问自己是否有束缚他离去的权利,答案是荒谬没有根据。
所以她亲手救下他,现在又要亲手放走他。

他走了,她甚至没有回头。
两个妹妹不发一言,但雅雅的眼眶红了。
她依然没有回头。
身后的脚步声渐远,偌大的树林只剩下风声。
【走吧,我们回去。】
她记着她当时对她的两个妹妹说了这么一句。
也就这么一句,再没了。

她不会哭,但并不代表她不能选择去醉。
可是烈酒烫了喉咙,她的眼泪刷地流下来,她整个人居然措不及防。
她醉了,她终于肯承认她从未真的掐灭那道光,而原因竟然是不愿意。
可她也没有发现的是对方已经不再是自己的那道光,而原因竟然也是不愿意。
所以她咬破自己的嘴唇和舌尖,为了不让那句挽留成为他离开的唯一阻力。
她的心里有两个字在用力地撞,她的嘴角流下血来,她擦一擦,继续任由那两个字割伤她。
她不在乎,她没关系,她可以不挽留。
但她此时趴在桌子上,醉得不省人事。她终于有了几百年来第一次完整的睡眠,偏偏他入她梦来。
但他是她看不清的模样。
没温过的烈酒流下桌沿,滴滴答答。
她去追逐她梦里的那道光,却寸步难行。
她难以做个孩子,哪怕是在梦里。

因为他是她亲手放走的,她唯一的一道光。

……
……
……
她陡然从梦中惊醒,汗湿衣衫,千点啼痕。
身边的被料短暂抖动,她的脊背贴上了身后的一副胸膛。
他入她梦去,又不再只入她梦去。
她攥住他衣服的布料,像抓住妄图从指尖溜走的那道微小的光亮。
“别……走。”
多年前的那两个字像一把钝刀,她想起在梦里窒息的恐惧。
他没任何生涩地亲吻她的发旋:“妖仙姐姐,我在。”
他眼里有光,是她渴望的所有美好,那些美好像潮水一般涌来,把她所有的清冷淹没。
她回身抱住他,她耳边有心跳,是浪起的鼓点。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盼望有盖世英雄翻过她的窗子,山河撑开帷幕,漫天云霞在他脚下。
那是因为她的生活单调枯燥。
后来命运教会她成长和孤独,于是这个梦在那场涅槃的大火中死去,她不再相信任何有关于盖世英雄的故事。
那是因为她心已死。

可就在此刻,她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做任何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是抱着她,仅此而已。
他身上既没有黄金甲,身边也没有彩云绕。但他是缝在她袖口的那粒星子,是不惧岁月漫长的那个少年。
是她一个人的,那个英雄。

他是她生命里一道的光,不是唯一的那道,但承担了她所有的不安和焦虑,小心和不舍,勇敢,和炙热。
end.

关于这篇的一些后续:这篇起初的灵感有一部分来自于对“大话西游”的致敬。可紫霞和至尊宝的故事或许并不是个例,因为每个姑娘的心里都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盖世英雄。
东方或许是个盖世英雄,因他名留青史,后人铭记他,所以他也未曾真正死去。
但更重要的,是他是红红心中无法替代的那道光。
色彩是光的恩赐,如同七色的光芒汇聚到一处,才有了我们所见到的太阳的光。
所以这道光承担了她生命里最重要和浓烈的色彩,如果失去,她的生命注定不会圆满。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有一天你看见某个人的那一刻,你会觉得所有齿轮契合到应有的地方,灵魂上空缺的部分就此补全,你的生命就此圆满。那是如同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了,你就会觉得其它一切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这篇文还有一些呼应,比如开头提到那个英雄是“未见模样的”而后面红红梦里的东方也是“看不清模样的”。
还有红红没当初没说出的那两个字,其实就是后文她终于能说出口的“别走”。
还有……就不多做解释了。
本文里有添加的一些我自己的理解和额外的剧情,因为想让月红的故事更丰满一些。
最后,祝大家都能在某个艳阳天与命中注定的人撞个满怀。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