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覆天下

这里倾覆💗主文手辅画手(没一样好)
主混狐妖 汉服娘也是垃圾cv 很高兴认识您!请勾搭我吧呜呜!
文风垃圾画风不定 是怪人一枚2333……

七夕番外【无恨】

*全程高甜
*ooc预警



昨夜小酌,肩还有些酸痛,红红拉开了窗子。
竹木微冷而光滑,风吹散入桂花乱,拂了一身还满。
涂山正是清秋时。
“今天出去么?”
腰间圈上一双手,颈旁气息吞吐,已覆了上来。
铃声碰响,寂静屋间渡绕梁。
【不了,你别忘了还有孩子。】
“我来哄。”身后粘着的人立刻接下。
……
是夜火树银花合,灯华溢彩,又是一年之中除却新年最盛大的节日。
兰草秀美菊染芬芳,桂华皎洁月明清光,红红有意无意间地望向窗外。
“呐,他们睡着了。”隔屋传来青年的呼唤,她急忙收起那道目光。
【他们今天……怎么这样听话?】
“秘密。”青年摇着一根手指。
她不说话。她心里清楚这个二货一定又是偷偷和孩子做了什么交易。
“这个不重要。”青年尝试重新挑起她的情绪,“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递出手来,眼睛却看着她。
那一刹那间夜空陨落的烟火有十几簇,单她败给他眼里的繁星如芒。
……
腰间环佩叮当,衣角难得薰了香,丝丝缕缕。
她从不愿穿繁复的裳服,可她今日居然甘愿披上件交领齐腰长襦裙,裙长过了膝,仍是她一贯的浅红色调,裙尾的梧桐木似将要攀佳人玉足而生。
外套了件宽领长袖衫,袖摆间不知名的花瓣浅色桃红,好似她臂弯正怀一汪清水,而那花瓣不过要顺水而下罢了。
待至要走,有人提醒她可还少了一样东西,于是她现在挽着一条玉子色丝绸披帛。
恰似那洛水天人,或者那神女也需屈膝在她之下。不施粉黛,举手投足间娉娉婷婷,明眸善睐,瑰姿艳逸,已是浑然天成的绝色。
如果她没记错,上一次她如此惊艳,还是在和他的婚礼上。
所以他现在的讶异也就无需过多解释了。
轻丝披帛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明珠缀耀,佳人歪头。
【还去不去?】
“去,当然去。”微香朦胧,青年回过神来扶上她的腰。
……
涂山城内千里辉煌,花纸烛灯逐波澜起伏,芦花深处翻水孤舟,笛横明月高楼。
商贩叫住了她,于是她难得买了一盏灯。
是盏花灯,六瓣而开,烛火跳动间灯骨玲珑剔透,拿在她手里更小巧玲珑。
她自觉有些窘迫,于是抬头看他。
他眼里有火光,难寻一丝阴影。
“呐,很配你。”
……
她其实不喜这套衣服,但偏生心里存着小小的私心——因她穿了一定是极其漂亮的,她盼望他能看见。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然也有了这些个心思。
只是这漂亮同时也带来些不便,她不时踩到自己的裙摆。
手上还提着那盏灯,她有些恼火。
她与自己较劲着实可爱,身旁一直观察着的青年终于忍不住轻笑了。
【你笑什么。】她伸出手去打他,全然没了先前的端庄。
拳头落到他肩上,他蹲下来。
【干什么?】
“帮你提着裙子。”
裙摆的一端被他提起,她顿时觉得轻便不少。
结果和预期的不尽相同,她不知该做出些什么反应,于是耳朵僵在了半路。
她这些微小的差别全落入他眼里,她对上他含笑的目光:【你又想干什么?】
“想亲亲你。”未言他已倾身到她额头,她瞬间颊如桃色。
【你怎么还跟孩子一样……】明明已经是当了爹的人。
“可你永远是我的妖仙姐姐。”青年眨了眨眼 离开她。
……
街边隐隐泛着食物的焦香,一路寻来却没一家有糖葫芦可买,青年失望之余,头上两根呆毛也蔫得几乎挺不起来。
他这副样子着实令人好笑,正巧也解了她之前因为裙子而生的不舒畅。
于是她停在家糕饼摊前,买了一笼蟹黄酥。
蟹黄酥拿牛皮纸捧着,仍有热气缭绕,身边一直“嘤嘤嘤”的青年停了下来。
“原来妖仙姐姐你喜欢这个?”他记着了。
【不。】她顺手捻起一块塞到他口中,【我只是听说这个比较好吃。】
青年愣愣地咽了那块酥,她将手里的纸包递给他。
【我不喜这些。】
说完这些她僵着身子先向前走了,连裙子也没要他来提着,脚步乱得一塌糊涂。
他又笑了。
……
夜深,人更加喧闹。涂山的夜色间浮起几千盏明灯,街上不明所以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有人求姻缘,有人求平安,有人求相守。
前面的人群挡住了去路,她也只得停下来。
“放么?”青年与她并肩站着。
她不答,眼光在天空的一片明亮间停留着。
【随便。】她忽而低下头专心寻路去了。
“放,当然要放,”青年跟上来,“放十盏!”涂山大当家怎么能在气势上被人比下去。
【……】
但他果真去买灯,她自己提着手里的小小花灯在门外等他。
他出来了,却只左右手各扶了一盏灯而已。
【你不是说要放十盏?】
他无奈笑笑:“店里只剩下两盏了,你还要夸我眼疾手快捞了来。”
【……】她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了。
……
临水月清影,照花故人来。
她寻了处好地方,下畔是东尽的浅水浮圆光,天空是西来的明灯挂云海,交相呼应。
而且人烟稀少。
他纵了把火将灯点起来,递了一盏给她。
她接过那盏灯,有些迟疑。
“怎么了妖仙姐姐?”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求什么。】
“哈,”青年已经开始把玩手里的那盏灯,“是啊……求什么?”
求姻缘,两人已然举案齐眉,也称得上岁月静好。
求平安,如今万般险阻已经闯过,圈外平定,是近千年来难寻的盛景。
求相守,此刻三千六百盏明灯下执手相握,他们不必再动如参商。
所以,求什么。
……
没有结果,她放开手中的灯,四根灯骨撑起油纸悬空,摇摆向天而去。
没有结果,他亦放开手里的灯,天空不再升起焰火璀璨,他转身扶住她的肩。
不必求姻缘,不必求平安,不必求相守。
她亦攀上他的肩,点点灯火长空下,荧荧幕天席地时。
他们深吻缠绵。
……
不求不老不死仙,不求他生未卜年。
他在,她亦在。
不谈永远。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