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覆天下

这里倾覆💗主文手辅画手(没一样好)
主混狐妖 汉服娘也是垃圾cv 很高兴认识您!请勾搭我吧呜呜!
文风垃圾画风不定 是怪人一枚2333……

月红番外【岁岁年年】

【叁 肆(合并).浮生】
十六岁.
少年的莽撞和好动逐渐被岁月磨砺光滑 取而代之的是沉稳.
他对她抱有怎样的心思 她大概也清楚.
只是……至少现在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这份感情.
原以为他心底的那一点点小苗头不过是年少的依赖 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冲刷干净 却没成想那少年心底却似乎是某种坚毅的植物的种子 被时光栽培和滋养 蹭破他的心尖生长出来 又要在阳光下日益参天.
她 生平第一次有点慌乱.
她的心在许多年前就已经随着某个人的消逝而被陪葬在那一段时光里 如今的她 已经是个不会也不能去爱的怪物.
她 不能爱他
不能.
尽管她也不清楚 如果她的心此时还活着 她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但无论如何 现如今她只能以麻木的心来面对他的热情.
罢了 他伤心也好 放弃也好
她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能伤害……
也不差他这一个了.
……
不过少年似乎不是她想的那般
确认了自己的心意后 他反倒没有再像从前那样时刻想尽办法跟在她身后
尽管便当依然总会准时而至.
而在她想要独自一个人的时候 他倒是能及时回避
不过似乎更多的是因为 他在思考些什么.
其实幸好
他还年少 山高水长 他有漫长的时光去等待 抑或寻找
她由衷地希望他能放下这份不该有的感情
毕竟 爱她
注定是一条没有方向的路 他会迷失 会痛苦
……
爱她
是太辛苦的事了.
……
十六岁
少年叼着糖葫芦的竹签仰望着苍穹.
他最近 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至于为什么会想这么久……恐怕是因为 这件事情对他 着实重要.
他……爱上妖仙姐姐了.
嗯 是
他爱上她了.
其实这也不是件什么大事 并且即使他现在满涂山广播一遍大概也不会有几人睬他.
因为……这几年来……他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啊.
他喜欢跟着她 无论何时
跟着她 许是仅仅因为喜欢她身上熟悉的味道 又或许……他的内心一直渴求着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人的行为终究是抗拒不过内心深处的意识的.
他一直都喜欢她 这一点他清楚
但他是什么时候爱上她……
不知道.
依恋和爱是潜移默化的 他同她一起生活了八年 这种感情似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生长着 未曾停止
他不愿停止.
不自觉按上左侧胸膛
有些事情 口能说谎 但眼神不能
心更不能.
……
至于到底是怎么发现爱上她……
或许只是某一天 当他再次悄悄靠近她的时候
某处跳动的地方
声如擂鼓.
……
他在那一刻明白
他想要她
很想.
……
但 爱上的对象是妖仙姐姐 事情又变得有些头痛了.
而想要得到她 又不知他接下来要花费多少精力.
所幸 他还足够年少.
此刻阳光正好 微风不燥.
他知道她似乎不那么愿意爱上别人
不过没关系
如果她不愿意 那么 就由他来主动好了.
他可以等 可以撑 愿意从此以后忘掉自己的所有心声.
除了放弃 无所不能.
……
天知道他有多渴望她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见过春日夏风秋叶冬雪 听过蝉鸣空桑林 鸟啼幽山阴
可这四季春秋 苍山泱水 云卷云舒
却都不及她冲他展眉一眺.
……
多年之后
他和小萝莉赌酒尽兴.
躺在涂山 夜色幕天席地 身下泥土和青草的香味如此安心
他尝试回忆起某些事情 却发现情感总是驱使他在某个适时的时候戛然而止.
十六岁
他知道他在涂山所有快乐的时光 都止于十六岁的过往.
十七岁开始 他不可避免地做出一些决定
包括一个 直接偏转了他一生轨迹的决定.
十七岁 他终于意识到要失去一些东西才会长大 而那成长想要来临 谁都阻止不了.
十七岁 他终于明白她的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人 而那个人的地位或许是他穷极余生用力追赶也未必及得上的.
十八岁 他的脚 终于跨出了这片他生活了十年的土地.
他明白面前的是江湖险恶 是前途未卜
不过没关系 他绝不会轻易死去
为了她 和她的未来
他会拼尽一切.
……
十八岁 他终于得以亲眼看见这世间的山河万千 浮生幻梦 甚至 他只身一人踏上了那片前人从未涉足过的土地.
青年昂起头颅 曦光在他发间熠熠闪烁 他的双目未曾闪躲地目视着前方金光煜煜的那个人.
风姿绰约兮 舌绽莲花.
……
——那一天 他得到了那个人的认可.
……
三十岁那一年 他终于坐上万人向往的那个至高位 却开始慨叹人生的短暂.
三十岁开始 他感到每一日的逝去 都会增添几分无法说出口的情感.
他不可遏制地思念某个人.
白昼冷光 他站在某块地界的远处眺望.
三十岁 他终于明白什么叫“我有所念人 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 结于深深肠”
他其实随时都可以看到她 但偏生心里却有这样的感伤.
因为他们的心 经过了十二年的时光 已经到达了最远的距离.
回不去了.
是真的 再也回不去了.
他们背道而驰 终于成为彼此连背影也再难触碰的人.
……
白日放歌须纵酒 他一人独酌
无人对饮 就泻于江海.
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可他固然还是年轻的模样 有些东西 已经悄无声息地永远改变了
所以如今的他 是真的再也无法伴着青春回家了.
况且 事到如今……
他还有家吗?
哈.
……
多年之后 红红终于明白她是爱上了一个人的.
六十年了
那一天之前 她是真的一直在思念着某个人.
可是时光变迁 沧海桑田 他的模样渐渐在她脑海中有些模糊破碎.
而且那时的他啊……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她不愿意思考 可很多时候她总是静静地在窗前呆坐一整个下午.
落霞 与孤鹜齐飞
她意识到有个人还没回家.
……
或者 是再也回不了家.
……
六十年 她终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她知道 有些东西 已经活过来了.
可六十年 她的迟钝让她不得不错过更多事情
让她突然意识到一辈子 真的 不长.
她的心无可避免地去抽痛
六十年了 他终于成为她心底最脆弱柔软的部分 甚至连轻微的触碰都会带来战栗
不过 这个时候 他已经是要死去了的
死在她的眼前.
无法阻止.
……
爱一个人 到底是什么感觉?
……
他在她身后伸出手
……
时光终于肯停滞
人间久别 落日烹云巅
夕阳斜照 人影斑驳
他在她眼前颤抖着指尖 合起了双掌.
山川青空 对影朦胧
他启唇 道的是那句
“我愿意.”
我愿意啊 我五十年前 就愿意了.
……
她的眼泪落下来 滋养了那些几乎冷却了的温暖的过往.
是你慷慨 予我岁月如歌
却也吝啬
看我爱而不得.
……
生机殆尽.
时光 开始流动 她站在光影之间 孑然一身.
爱一个人啊……
她笑.
……
你是西北荒漠的日落
是束河客栈的烛火
是烟台渡口的乡愁
是我 再也握不住的温柔.
……
故事的最后 灯花坠落 酒盏狼藉
故事的最后 世间再无你我
来日方长.
所以啊 二货
……
再见.

评论

热度(30)